【劍網三 霸歌ABO】相知情(三百九十三)


“!!!你沒有證據!”

“你也太天真了,不是什麼事情都一定要有證據。就譬如他們今天做的這事,只憑一個方祺戴過的鐲子就能編出那麼多沒有的事來。你說,證據真有那麼重要嗎?”

“反正我沒有做過,你休想誣陷我。”

“誣陷?你自己心裡過得去就好。其實只要我跟方祺說一句,你必然會相信的。你很清楚我和方祺的關係,即便你們成了親,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依舊勝過你。別這麼看著我,嫉妒會讓人做出不可挽回的事。你已經錯過一次了,再錯一次,有可能會賠上方祺的性命。”

“看來我今天是白跑一趟,自取其辱了。”

“人必先自辱,而後人方辱之。用這些不入流的手段,想讓我瞧得起你,不是自找的嘛。我勸你還是先擺正自己的心態,問問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麼喜歡祺兒,還是你的自尊心在作怪。好了,慢走不送。”

楊若清說話很不客氣,也沒有留餘地。不來一劑重藥,這傢伙還會存僥倖心理。為了防止他病急亂投機,也只能暫時唬住他,不然再惹出亂子來,自己也沒把握能收拾。

羅儒玉垂頭喪氣地準備出門離去,可沒想到門一開啟,穎夫人竟帶著侍女正打算敲門。羅儒玉還沒來得及開口喚一聲母親,便被穎夫人一頓斥責,並讓他立刻回去,不要徒生是非。羅儒玉不敢違逆,只好灰溜溜地離去。

“楊公子不請我進去坐一坐嗎?”

“讓夫人久等,是若清的不是。快快請進!”

“那我就冒昧打擾了。”

延伸閱讀  8x Default V33更新內容

穎夫人不急不忙地走了進來,她偷偷瞥了一眼睡得正熟的柳霜眠。慶幸他還好是睡著的,不然鬧僵起來可是很麻煩的。畢竟羅儒玉實在是沒有分寸,深更半夜進入外人屋中與一名結契的地坤交談,哪怕此人是方祺的至交好友,但若是讓人瞧見,少不得要編排成什麼樣。

不過只要楊若清不往外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現在是個人都恨不得跟方祺斷絕關係,以免牽連到自己。楊若清從事發到現在一直沒有表態,他的古怪態度才是最令人捉摸不定的。

“不知夫人有何見教?”

“之前聽祺兒提起,一直想著見上一面。可沒想到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相見,著實讓人唏噓。聽聞楊公子最近一直胃口不佳,所以我特意帶了一碗開胃的梅子湯來,這是我家祕製的,酸甜爽口,想來應該對你的胃口。”

“有勞夫人費心了。”

“怎麼不喝呀,莫非是擔心我在這湯中下毒?”

“在下並沒有這個意思。”

“我再傻也不會挑這種時候弄出人命來,那無異於引火燒身。何況你在祺兒心中的分量可不是我這個老太婆可比的,你要是因為我而有個三長兩短,他不會原諒我,甚至還會牽連到玉兒。”

“在下喝便是,夫人安心。”

楊若清端起手邊的湯碗,細細品嚐著這味道極佳的梅子湯。穎夫人說的不錯,之前嘴裡沒啥味道,吃什麼都不香。可喝下這碗梅子湯後,嘴裡倒是有些饞了,恨不得再來一碗。然而剛才的猶豫怕是讓穎夫人吃心了,所以楊若清沒敢再提。

穎夫人見楊若清喝得很是乾脆,連湯帶汁一口沒剩,便放下心來。她還以為楊若清不肯給自己這個面子呢,那才叫尷尬。儒玉這小子差點得罪了人,現在若不補救一二,難保楊若清不會在關鍵時刻賣了他。那件事他確實做得欠妥當,相信楊若清已經看出來了。他現在不說不代表永遠不說,殺不了他便只能拉攏他了。

延伸閱讀  【釀造物語/Hundred Days】攻略:7種葡萄酒資訊滿圖鑑。

“我兒魯莽,若有冒犯之處,還望海涵。”

“冒犯我不打緊,就怕他橫衝直撞,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那才是要命的事情。希望這件事後,他能冷靜處理。”

“楊公子你的好意我一定會轉達給儒玉的。另外我今晚冒昧前來,是想問一下,您真的打算袖手旁觀嗎?”

“今晚已經有很多人來問了我同樣的問題,我還是那句老話,他人家務事,我等外人不便插手。”

“……可是祺兒他”

“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他們不至於亂來。您也不要太著急,保重身體要緊。”

“我這一把年紀的,有什麼好怕的。倒是孩子們,我這懸著的心吶,終究是擔驚受怕。你說這叫什麼事嘛,真叫人窩火。”

“事出必有因,如今再談是誰的過失已經沒多大意義了。夫人,恕我直言,怎麼著也要為自己留條後路。真急眼了,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的。”

“多謝楊公子提點,那我就不打擾了。”

穎夫人也不是愚人,楊若清話裡話外的意思很明顯,他不願意插手方家的內務,但看在方祺的面子上,會在他們困難的時候搭一把手。見目的達成,穎夫人也不再說那些沒用的客套話,回去該好好質問質問儒玉那臭小子,背地裡到底做了些什麼不該做的事情。

送走這些個不速之客,楊若清真是心累得慌。不但要穩住他們這些人,還要其他人以為自己是明哲保身之人,好降低他們的防備心,另一面又要想法子化解韓峪出現導致的危機。真是的,他不過是來參加一場婚禮,卻無端端捲入其中,想獨善其身都不行。

延伸閱讀  S賽冷知識:OMG 50血翻盤創造S賽史上最長比賽

羅儒玉就更不用說了,就走錯了那麼一步,引起了軒然大波。面對母親的質問,他不敢有所隱瞞,盡數告知。穎夫人聽了之後又驚又怒,驚的是平素溫文爾雅的他竟然會起這樣的歹念,哪怕不是他親手將人推下去的,但間接造成了對方的死亡。怒的是他竟然瞞住了所有人,包括自己這個親生母親。要不是楊若清戳穿,自己還被矇在鼓裡呢。

“母親,此事都是兒的錯,連累到祺兒,是我始料未及的。要不,我出面承認,是我害的人,一切與祺兒無關。”

“你瘋了嗎?你認下這罪名會有什麼後果,你自己想過沒有。那群人哪裡是為了死去的人討公道,分明是藉著方祺的事大做文章,逼蕭梓瑜放權。一旦你認下了,你以為他們會放過方祺一家子嗎?這隻會讓他們覺得是你們合謀做的,更是要一網打盡,雞犬不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