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人”袁枚的為官之道:清官專斷家務事(組圖)


在“敘詭筆記”這一專欄中,清代大文學家袁枚和他的《子不語》是出鏡率最高的作家和作品之一,無他,只因《子不語》實在是一部記載了太多怪力亂神的筆記小說。雖然論文學性它不如《聊齋誌異》,論知名度不如《閱微草堂筆記》,但就作品本身所反映的清中期的社會現實而論,它絲毫不遜於另外兩部作品。事實上,由於袁枚既不像蒲松齡那樣一直“在野”,也不像紀曉嵐那樣長期“在朝”,而是短期出仕後(約有七年)就辭官歸隱,酬唱林泉,筆下反而多了幾分清幽恬淡的“客觀”氣質。

《子不語》揚名於民間,《隨園詩話》顯達於墨客,既然撰筆記者是一奇人,後人勢必以筆記撰之,這其中,袁枚在擔任溧水、江寧、江浦、沭陽等地縣令的七年時間裡,留下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子不語》

一、一張黑榜治奸民

《清史稿》上記袁枚為宦事,只有一句:“乾隆四年,成進士,選庶吉士。改知縣江南,歷溧水、江浦、沭陽,調劇江寧。時尹繼善為總督,知枚才,枚亦遇事盡其能。市人至以所判事作歌曲刻行四方。”據史料記載,早在袁枚參加科考中進士的過程中,就得到乾隆朝名臣尹繼善暗中相助,文端公(尹繼善字文端)後來出任兩江總督,當然希望得到這樣一位人才主持地方,因此對其多有提攜,而袁枚的表現也很出色,以至於他的判詞竟成了當地人人傳唱的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