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中國留學生,教育行業已經崩潰了(組圖)


在中國對澳大利亞發布留學預警後,澳大利亞天主教大學(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校長克雷文(Greg Craven)1月4日表示,由於缺少中國留學生,澳大利亞教育行業已經崩潰了。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2020年12月15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發表講話,支持中國大力發展經濟,希望能和中國領導人談談,強調自己的目標是讓兩國“愉快共存”。 (Reuters)

據1月4日報導,克雷文提到,當地大學對中國留學生存在“高度依賴”,澳大利亞各個大學領導層都知道與中國留學生之間的“依賴問題”,自己也曾在公開會議上提及過這件事,但是其他校長什麼都沒說,就像對中國留學生“上癮”了一樣。

按照克雷文的說法,中國留學生每年在澳大利亞留學的費用為70億美元,目前澳大利亞教育市場在整體已經崩潰(collapsed),而且不確定何時會恢復,加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澳大利亞各所大學的科研資金因學費收入減少而被大幅削減,多所大學因此跌出“世界前100所大學”名單。

克雷文預計,“澳大利亞八校聯盟”(Go8)未來將降低錄取標準,以吸引更多澳大利亞國內學生,類似於澳大利亞天主教大學這樣的中等院校會流失掉更多本土生源,甚至淪為“殭屍大學”。

另據維多利亞大學米切爾研究所(Victoria University’s Mitchell Institute)報告顯示,如果澳大利亞邊境持續關閉,到2021年年中,澳大利亞將面臨高達66億美元的損失。此外,澳大利亞的國際留學生數量也將從60萬人減少至30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