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拳超人》扑街了?


你有沒有想過,有天走進蘭州拉麵的餐館,老闆卻告訴你這裡不賣蘭州拉麵,只賣安徽牛肉板面。

你小小的心裡自然會有大大的疑惑,甚至還有點怒從心起“蘭州拉麵店不賣蘭州拉麵,那你還叫什麼蘭州拉麵?”

類似的想法,也出現在部分最近追更《一拳超人》漫畫的讀者心裡“一拳超人一拳打不死人,那你還叫什麼一拳超人?”

不如改名《多拳超人》吧。

這場關於《一拳超人》爭端的導火索,來源於村田雄介剛剛更新的《一拳超人》重製版212話。

在《一拳超人》重製版最新212話的劇情中,餓狼和琦玉老師的架打到了太空。餓狼充分發揮自己的學習和強化能力,融匯“轟氣空裂、流水岩碎、爆心解放、旋風鐵斬、核裂變重力拳”等眾多招式,向琦玉老師發起進攻。

雖然沒能對琦玉老師造成實質上的傷害,但至少也讓讀者把這些動作分鏡看了個爽。

後續的動作鏡頭同樣質量拉滿,琦玉老師先是一個“認真掀桌”,直接把所在星球的地表掀了個底朝天。

然後又通過必殺“全方位認真毆打”踩著被掀起的土塊,向餓狼發起超高速攻擊,突然出現的全彩大開頁更是魄力十足。

碎片是地表,線條是毆打軌跡

此時,獲得部分神明力量的餓狼,開始將自己“擬態”成琦玉老師,用琦玉老師的力量和琦玉老師對拳。

如果說211話結尾時,琦玉老師與餓狼的對拳只是拳頭對拳頭的嘗試,互相之間其實沒什麼損傷。那麼,212話兩人“臉對臉”的對拳,則完全是用畫面表現出的“拳拳到肉”——力度大到不僅把臉打歪,還都吐了口血。

而這一幕的分鏡,正是整場輿論的導火索——餓狼本身就有“越打越強”的能力,在劇情中受傷也不是第一次了,臉上被砸一拳順帶吐個血很合理,但琦玉老師不僅臉被打歪,甚至還被打到吐血……

這就是部分追更讀者的感受——“一整部漫畫都完了”。

無論是2009年ONE老師連載的《一拳超人》原作,還是2012年村田雄介重製的《一拳超人》重製版,以及2015年開始播出的動畫版,《一拳超人》最醒目的招牌自始至終都一樣——琦玉老師是無敵的。

這種無敵並不是那種可以用《龍珠》裡戰鬥力探測器顯示的恐怖數值,而是類似於《遊戲王》設定裡艾克佐迪亞的攻防無限大,是高貴的“規則無敵”而非“數值無敵”。

但現在,真正意義上無敵的琦玉老師被餓狼打了一拳,實打實地受到傷害還吐了血。

這就很沒意思了。

接下來,如果從更深層次上去分析,可以復制琦玉老師戰力,已經和認真模式琦玉老師五五開的餓狼,其實同樣站到了本作戰力的天花板。

當一個天花板的高度上站了兩個人——

琦玉老師要如何打敗擁有自己實力的餓狼呢?

是餓狼會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承受不住琦玉老師強大能力對身體的負荷?

是琦玉老師會在認真模式之後,繼續開啟自身全新的戰鬥模式?

延伸閱讀  平凡職業:繆的媽媽登場,對男主心生好感,后宮太多也是煩惱

還是最“少年熱血漫”但也最沒有可能性的,餓狼被琦玉老師感化?

讀者們可以預見的可能性並不多,但多少都有些偏向王道的“少年熱血漫”——主角無法擊敗敵人,經歷某些以“犧牲”為關鍵詞的事件產生情感波動,繼而“開掛”復仇成功,拖著遍體鱗傷的身體倒下休息上大半個月。

這是很多日本少年漫中都出現過的橋段,但這不是《一拳超人》該出現的橋段。

因為《一拳超人》從最開始,就帶著ONE老師反少年熱血漫,反英雄套路的創作理念。

少年漫的主角是要在戰鬥中成長的,但是琦玉老師不用成長。他從一開始就站在了整個漫畫世界觀的戰力巔峰,是雖然不會飛,沒有特殊能力,但也沒有氪石弱點,超級能抗也超級能打的克拉克·肯特。

但琦玉老師不是心懷人類的“人中之神”,他是ONE老師創造的,擁有神性的凡人。

琦玉老師不會為了“拯救某處的路人”這種理由,爭分奪秒趕到現場,火力全開地開啟認真模式,他只會用自己最舒服的勻速趕來,然後輕飄飄地“順便”給反派一拳。

在某種意義上,琦玉老師其實是個“反英雄”——不是“反”在像毒液那樣嘴硬,而是“反”在情感淡漠。

拿武俠小說舉例,琦玉老師就是那個“陸小鳳”系列裡,出場就是江湖戰力天花板的劍客西門吹雪——因為無敵,所以寂寞;因為寂寞,所以幾近失去人類的感情。

在整個故事的角色塑造裡,琦玉老師幾乎從未展現過任何強烈的感情,凡人的悲傷和喜悅彷彿與他無緣。他在故事伊始決定成為英雄,但打敗反派拯救路人之後,他“還是沒有滿足”。

原先屬於傳統英雄主角的正義感和共情能力,被ONE老師從琦玉老師的身上剝離開,注入到另一個角色無證騎士身上,但他卻沒有給無證騎士與英雄相匹配的力量。

於是,只有“力”卻沒有“心”的琦玉老師,主觀拯救世界的能動性極低。他只是在ONE老師的安排下,因為諸如出門買菜等雞毛蒜皮的小事,毫無自覺並且毫無心理波動的,做了英雄該做的事。

沒那麼想保護所有人的琦玉老師,擁有著保護所有人的力量;想要保護所有人的無證騎士,卻弱小到什麼都保護不了。

這就是《一拳超人》原作ONE老師在故事前期展現的,對於傳統“英雄”主題漫畫最大的諷刺。而從他其他的作品中,我們也不難發現,他確實是個堅定的“反英雄套路”創作者。

在短篇漫畫《彈丸天使後援會》中,ONE老師設計了位明明只應該在黑暗中孤獨戰鬥,卻希望得到民眾關注,目標是成為偶像的女主角。

在短篇漫畫《怒濤的勇者們》中,他沿著魔王搶走公主,勇者打敗魔王拯救公主的思路,卻寫了個因為公主太醜,所以沒有勇者願意救援的故事。

上為真實公主畫像,下為“美顏”

故事中的國王用“高度美顏”的公主畫像誘引勇者去闖魔王城,勇者們打敗魔王發現真相後,直接回到國家把國王給推翻了。

而在長篇漫畫《路人靈能百分百》中,ONE老師將沒有任何超能力的欺詐師靈幻新隆設置為第二主角。在靈幻新隆與能力強大的主角影山茂夫相處時,靈幻新隆往往佔有主導地位,負責指導茂夫如何合理地使用超能力。

那段靈幻新隆對敵人軍團幹部“整天只知道玩超能力過家家,為什麼不回歸社會好好工作”的斥責,更是將“反英雄套路”的諷刺度拉滿,很難不讓人想到其他各種形式,以傳統超級英雄為主題的套路故事。

顯然,在ONE老師眼中,能力強大並不意味著一切。創作傳統少年熱血漫畫、英雄漫畫那樣的樣板戲,也並不符合他的創作理念。

這也是村田雄介的《一拳超人》重製版,所遭受到的最大非議。

在讀者們的心中,村田雄介似乎正在自顧自地篡改故事。

延伸閱讀  動漫並不幼稚!這16張圖告訴你,動漫背後隱藏的真實人生!

雖然追著《一拳超人》更新的讀者們都熟悉,但是對不怎麼關注日本漫畫界的人來說,“一本漫畫,兩個作者,兩個版本”多少有些說明的必要。

2009年7月,ONE老師在練習繪畫時,設計了本“反套路”的英雄主題漫畫。此後,他持續著練習著繪畫,還把漫畫傳上到了個人網站。因為創意極強的主題和有趣的故事,《一拳超人》逐漸在網上火了起來。

到了2012年,《一拳超人》已經有了足夠的人氣。不過,ONE老師的繪畫技術雖然提升了,但也還沒到在漫畫雜誌開連載的階段。

這時,一個能夠幫助《一拳超人》開啟正式連載的漫畫家出現了——村田雄介。

此時的村田雄介雖然不是業界知名的漫畫家,但也作為作畫者在漫畫界活躍。因為之前負責作畫的漫畫《熱血車研社》並不順利,苦惱的他在網上發現了《一拳超人》,被ONE老師創造的有趣故事折服。

一般的讀者看到有趣的漫畫,只會看看而已,最多順手轉推主動安利給朋友。但村田雄介不一樣,他直接在網上聯繫到ONE老師,表示希望與ONE合作繪製《一拳超人》。

兩人的第一次會面,發生在一家烤肉店,“吃著烤肉唱著歌”這場合作就正式開始了。

2012年6月,由村田雄介負責作畫的《一拳超人》重製版,開始了在YOUNG JUMP線上的連載。

當有趣的故事設定佐以足夠出彩的繪畫技法,《一拳超人》開始真正意義上火爆日本漫畫界。而ONE老師和村田雄介,則穩穩地綁定在一起,成為一對互相成就的漫畫家組合。

在“一拳超人”的創作上,ONE老師繪畫技術別具風味的《一拳超人》原作版,依舊不斷更新;而村田雄介負責作畫精修的《一拳超人》重製版,則追著原作的腳步,不斷推出連載。

這就導致了“一本漫畫,兩個作者,兩個版本”的情況出現。

因為不需要精加工,劇情推進也毫不注水,雖然有間歇的長時間停更,但ONE老師的原作更新速度整體並不慢。但村田雄介的重製版就不一樣了,最近更新的第212話,在原作中只是第92回,而原作的最新回是141回。

這意味著,重製版的劇情推進將近落後了原作版一半。

當然,我們可以給重製版更新慢找些說得過去的理由。

比如,出單行本需要在“重製版”的基礎上繼續重製,以方便劇情推進和版式限制。又比如,村田雄介對動作分鏡的鑽研琢磨確實有些匠人精神,“重製版”的分鏡,確實擁有原作分鏡無法表現的震撼與張力。

“重製版”琦玉老師從月球跳回地球

但比起更新速度慢,村田雄介對原作劇情的修改,才是他最為讀者詬病的部分。

引用我國知名老藝術家的話“改編不是亂編,細說不是胡說”,在讀者的理解中,村田雄介擔任的工作只是“高清濾鏡”,負責把原作有趣的故事,以更具漫畫美感的方式呈現。

起先,村田雄介的修改部分不僅無人詬病,有時還頗具亮點。

例如,他在重製“原作版”第30話劇情中,杰諾斯以殘破的身體保護小女孩時,以強大的繪畫技術突出了杰諾斯受到的損傷,從側面表現出杰諾斯正在獲得“英雄之心”。

而在“重製版”的第147話中,村田雄介通過神情上的細節描繪,突出了性感囚犯人物設定中,更加遵循“本能”的特點,讓這個早期就出現的英雄角色,顯得更加立體。

但有時候,村田雄介的修改也會收穫讀者們褒貶不一的評價。《一拳超人》“重製版”中的原創劇情“武道會篇”,就因為在主線劇情推動上的薄弱存在感,被讀者詬病拖沓冗長。

延伸閱讀  動漫頭像 責任,擔當,比風花雪月更可貴。

很多角色,只在“武道會篇”露過一次臉就消失了

而在村田雄介的心中,“英雄剋星”餓狼的地位,又比原作要高出太多。

為了全方位無死角地在讀者心中,立起這位無法替換的超級反派,他步步為營,一點點修改著餓狼的故事。從出場到成長,再到現在的高光,“重製版”餓狼的成長路線,幾乎和“原作版”餓狼分道揚鑣。

村田雄介在“重製版中”,對餓狼劇情的大量原創,最終導致琦玉被餓狼打到吐血而遭到一片罵聲的212話出現。

雖然從某種意義上,這個餓狼其實很符合原作中,ONE老師描繪出的餓狼——極度希望打敗琦玉老師,打碎自己不認可的“英雄概念”,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但是,村田雄介老師,代價是什麼?

如果琦玉老師會在電子遊戲上輸給擁有“帝王引擎”的KING,是完全合理且能夠巧妙豐滿人設的巧思。那麼在純粹的力量上,當琦玉老師輸給從小嘍囉成長起來,在原作並不強,或者說完全沒“重製版”強的餓狼……

代價是“殺死”設定裡那個無敵的琦玉老師嗎?還是說,讓這段劇情的發展完全改變?

顯然,在212話之後,讀者們憤怒了,而在憤怒的底層是對未知未來的恐懼。

他們其實最害怕的,是村田雄介無法給自創劇情合理的解法,是琦玉老師開始像少年漫主角一樣,落入打怪升級的,沒有盡頭的深淵。

那時的《一拳超人》,還能稱為《一拳超人》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