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度汽車王偉寶:內部迭代每週一次,智慧車時代大門已經開啟 特斯拉和蔚來的創生時代語境是電動化,而集度的語境是智慧化。



2021年3月2日,一家名為“集度”的公司掛牌成立。

為“集度”注資的雙方都是各自行業內的巨型航母:科技公司百度和汽車公司吉利。百度持股55%,吉利持股45%。

百度和吉利是做什麼的,大家都很清楚。但集度是做什麼的,大家一知半解。

是李彥巨集多年“造車夢”落錘定音的具象產物?是李書福侵入網際網路帝國的首發哨站?是財大氣粗科技公司不甘寂寞的時髦玩票?還是汽車公司慣常自我貼金的營銷噱頭?

這個問題,集度人李彥巨集和夏一平給出過他們心中的解答。


李彥巨集的答案是:智慧汽車未來更像智慧機器人,未來機器人的主流形態更像一臺智慧汽車。

夏一平的答案是:面向未來的汽車機器人公司。

把汽車從簡單普世的交通工具,演進為終身相伴的“智慧機器人”,是《變形金剛》系列電影中展現過的科幻場景,也是集度這家含著金鑰匙出生初創公司的終極願景。

在集度工作的人,都對這個目標堅信不移,今年8月剛登艦的集度智慧駕駛負責人王偉寶就是其中一位瘋狂“信徒”。

王偉寶是典型的“矽谷”工程師,曾任蘋果汽車技術負責人。他也是一位連續創業者,掌管集度智慧駕駛前,是無人駕駛初創公司新石器的技術長。

王偉寶身上幾乎匯聚了“技術大牛”該有的一切特質:戴眼鏡、身材清瘦、邏輯清晰、言辭簡練,對秩序有強迫症般的追求,對非核心資訊的短期記憶力為零。

延伸閱讀  吉利的野心?小米要造車吉利卻要造手機


在他看來,汽車機器人有三個主要能力:自由移動、自然交流和自我成長。“面向L4的自動駕駛能力讓它自由移動,語音識別讓它自然與人交流。最後基於AI 、大資料驅動,機器人可以自我學習和自我成長。”王偉寶說。

長期鑽研自動駕駛的他,順手給汽車行業梳理了個時間線:誕生豐田、大眾和福特的燃油車時期;孕育特斯拉、蔚來和小鵬的電動車時期;技術為本,資料為綱的智慧車時期,兩大代表是集度和小米。


“接下來的10年是資料驅動的智慧車時代,集度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立。整個智慧車時代資料會不斷驅動技術發展。”王偉寶說,“所以集度不走傳統車企的路線,而是直接進入SIMU Car軟體整合模擬樣車時代。”

眾所周知,傳統汽車公司在研發新車時,會製造用來調校整車動力和底盤的Mule Car騾子車,目的是在專案早期支援動力總成初始驗證和標定。但在智慧車時代,動力和底盤的地位遠遠不及軟體,底盤先行的開發方式在軟體定義汽車時代,是一種思維落後的表現。

那麼,集度創造出一種對行業具有參考價值的場景開發樣本:SIMU Car軟體整合模擬樣車。


“整車環境提供了集度自研面向L4電子電氣架構的能力,主要包含了核心演算法和通訊網路,這就是未來汽車機器人的神經網路,”王偉寶說,“這樣軟體研發和硬體研發就能解耦,自動駕駛在敏捷開發,底盤動力也同時在快速迭代,大大提升效率。”

智慧車時代發令槍扣響扳機後,小米汽車還在靠粉絲魔改威馬概念車,集度則在立項後的第六個月將SIMU Car投入動態測試。

延伸閱讀  特斯拉為什麼不缺芯?


“在內部,集度智駕軟體研發的迭代頻率是每週一次,”王偉寶說,“整個過程是敏捷開發模式,不停地跑需求-開發-測試-釋出閉環。今年底實現城市域、高速域的智慧輔助駕駛,2023年實現量產車上市。”

集度造車的245天,被凝結為一個字:快。

奏響重新整理行業平均速率節奏的背後,是“技術護城河”百度的all in支援。


“集度會是百度Apollo前沿成果的最先使用者,”王偉寶說,“但不是照搬資料,而是根據集度產品定義,定製化設計。”

如今,百度Apollo自動駕駛車隊的累計測試里程已超過1800萬公里。

“集度的車是業界最強算力,配鐳射雷達。”王偉寶說,“目前感測器架構已鎖定,跟百度ANP (Apollo Navigation Pilot)不一樣,但選型還沒有敲。交付後的車會持續迭代和進化,能力不會停止增長。”


在王偉寶看來,特斯拉和蔚來的創生時代語境是電動化,而集度的語境是智慧化。“智慧斷代是個好機會,”王偉寶說,“從2020年開始接下來這十年是汽車行業智慧化的時代。”

延伸閱讀  動力強/顏值高/空間大,奶爸座駕怎麼選?選這三款準沒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