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理性的繁榮:Meme 幣瘋狂背後,營銷才是出路嗎?


Meme 幣概念板的熱度正在下降,這輪上行趨勢的最大贏家仍是柴犬幣 SHIB (Shiba Inu),5 天內超 214% 的漲幅令其衝上了加密資產市值排行榜的第九名之位,超越了建立歷史更悠久的狗狗幣 DOGE。

另一個狗概念領域的 Meme 幣 FLOKI (Floki Inu)在一週內上漲 291% 後仍心有不甘,儘管它在市值榜上還無一席之地,但其廣告營銷正在整齊劃一地執行著策略——帶上狗狗幣這個熱詞,以下一個財富密碼的名號,線上下和線上不斷推廣。

先是在 10 月 6 日的倫敦,「錯過了狗狗幣?買 FLOKI」的廣告語出現在地鐵站;然後是在網際網路社交平臺上,KOL 開始以「FLOKI 是繼狗狗幣後下一個賺錢機會」的內容為它站臺……這個以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寵物狗之名命名的 Meme 幣,正在營銷上努力地投入著。

打臉的人聞訊趕來。狗狗幣聯合創始人比利·馬庫斯在抨擊某 KOL 時暗示 FLOKI 存在龐氏特徵,直言「像它會讓你變得富有」之類的廣告是虛偽的。

營銷策略讓 FLOKI 的品牌看上去像是背後有人策劃,但在倫敦打廣告的人並未暴露真實身份。營銷方表示,Floki Inu 想通過此舉區分於其他 Meme 幣。

至少,Shiba Inu 正在通過構建獨立區塊鏈網路、DeFi 和 NFT 生態讓自己在 Meme 板塊中與眾不同。反觀 FLOKI,它的落地場景仍然集中在交易炒作市場上,以營銷的方式擴大投資者持有率是其路線圖中的重要規劃,儘管它也在路線圖中規劃了 DApp 和 NFT,但距離這些規劃的落地還相去甚遠。

狗狗幣聯創人暗示 FLOKI「龐氏」特徵

接棒 SHIB,狗狗概念幣 FLOKI 大概從 10 月 27 日的 0.000055 美元附近開始上衝,4 天時間上漲至 10 月 30 日的歷史最高點 0.0003 美元左右,4 天內最高漲幅為 445%。

FLOKI 的上漲有 Meme 概念版塊的帶動作用,如今,整個版塊的熱度在下降,帶動者 SHIB 的價值在回落,FLOKI 也相應的跌了下來,24 小時跌幅 8.4%,回撥至了 0.00023 美元附近,發行量為 10 萬億枚的該加密資產市值僅為 21.91 億美元,與版塊龍頭 SHIB 的 382.5 億美元市值還相去甚遠,前者僅是後者的 5%。

延伸閱讀  Optimism 公佈重要更新計劃:除了相容 EVM,還有什麼?


而在資料網站 CoinGecko 收錄的 Meme 幣資料統計中,截至 11 月 3 日,FLOKI 的 24 小時交易量超 6938 萬美元,可以排進整個板塊交易量的前五名,雖然只是 SHIB 的 1.3%,但也可見其在 Meme 市場有一定的人氣。

這個以馬斯克寵物狗的名字命名的 Meme 幣發行於今年 8 月,和特斯拉創始人沾邊為它帶來了第一波人氣,至少在 8、9 月份,它的宣傳方向始終圍繞著馬斯克進行,比如,「Floki Inu 是馬斯克弟弟金伯·馬斯克的合作專案」,「FLOKI 計劃打造以馬斯克家鄉為主題的 NFT 遊戲」等等。

到了 10 月,FLOKI 的營銷方向變成了 Meme 概念幣的鼻祖狗狗幣 DOGE,這一次,其營銷關鍵詞是「財富密碼」。10 月 6 日,有營銷團隊在推特上放了一張照片,一張寫有「錯過了狗幣?買 FLOKI」的廣告海報被掛在了倫敦地鐵站的立柱上,配文「這表明我們計劃將 FLOKI 品牌打造成倫敦和英國最熟悉的品牌之一,FLOKI 廣告也將很快在倫敦的 300 輛公交車上上線!」


英國《金融時報》聯絡到了 FLOKI 背後的營銷團隊,對方表示,這個廣告旨在使 Floki Inu 在普通大眾眼中合法化。化名為 Sabre 的營銷團隊人員稱,他們希望激大眾對 FLOKI 品牌的信心,有必要將 Floki Inu 與加密世界中存在的許多騙局專案區分開來,「這些廣告活動將對倫敦公共交通系統的全面鋪開,」該人員透露,類似的廣告活動還會在洛杉磯和日本、中國和俄羅斯推出。

《金融時報》詢問了關於 Floki Inu 背後團隊的問題,但對方「沒有迴應哪些個人或公司實體控制該專案的評論請求」。

Floki Inu 仍然是一個匿名團隊,但在推特上小有名氣的 KOL 正在為它站臺。11 月 1 日,推主 SlumDOGE Millionaire 告訴他的 11 萬粉絲,對於那些錯過狗狗幣 DOGE 的人來說,FLOKI 是賺錢的重大機會,「是一個出路。」

在這名 KOL 的推特評論中,狗狗幣的聯合創始人比利·馬庫斯出現了,「沒有所謂的出路,」他回覆道,「只是早期的人變得更富有,後來的人變得更窮,除非後來的人中有新的更窮者出現,前人才能變得更富有,」他直白地抨擊道,「『它會讓你富有』這樣的廣告是虛偽的。」

延伸閱讀  三分鐘讀懂 CESS:Web 3.0 時代去中心化分散式雲端儲存網路

言外之意,比利·馬庫斯暗示 FLOKI 這類幣只是一場後者接盤前者的「龐氏」遊戲。在他看來,加密財富創造沒有靈丹妙藥,只是有人選擇了一個被市場忽視的 Token,然後該 Token 的突然暴漲營造了一種幸運的錯覺。他的觀點正符合狗狗幣因馬斯克喊單後暴漲的案例。

脫離 Meme 幣印象,FLOKI 仍在掙扎

FLOKI 會成為下一個 DOGE 嗎?這個問題也被 FLOKI 的營銷家們當做一個噱頭來為該幣種灌注市場預期。

諷刺的是,DOGE 的市值已經被 SHIB 超越,如今的光環除了 Meme 幣鼻祖之稱外,還剩「馬斯克過加持」的光輝軌跡,在加密資產市場發展日新月異的特徵下,這點光環多少都帶了點「老黃曆」的意味。

如果 Meme 概念的正面意義是群體性的病毒式傳播優勢、社羣(群)化、草根共識的體現,它在加密市場的負面意義則意味著投機、以小博大的賭性甚至是騙局。

FLOKI 的營銷團隊希望用廣告的方式「讓 Floki Inu 與加密世界中存在的許多騙局專案區分開來」,但廣告真的是有效方式嗎?FLOKI 開發者在建立初期多次背叛社羣的歷史已經為它埋下過不良基因。

今年 6 月,在馬斯克計劃為他的柴犬寵物狗命名為 Floki 後,加密資產專案 Floki Inu 出現了。隨著其人氣的增長,使用者很快發現,Floki Inu 的開發者不僅增發代幣,並將其重新分配,而且還通過程式設計將 20% 的稅收寫入程式碼,把每筆交易的大部分收入自己的腰包,違背了最初「保留 5% 稅收將其餘部分用於營銷」的承諾。

這導致社羣和開發者對質,迫使 Floki Inu 硬分叉了一次。然而,在社羣投票支援推出 Floki V2 (硬分叉後的版本)後,最初的開發者開始從承載 FLOKI 的智慧合約中提取資金。社羣成員巴米德爾告訴媒體,原始開發者帶走了大約當時價值超過 500 萬美元的 2600 個 ETH。

隨著新版本的智慧合約進入開發,一個名為 Marvin 的新開發者加入了團隊,社羣管理人員和活躍人士開始為 Floki V2 的資金池增加流動性,為了恢復這個栽過一次跟頭的專案,他們總共投資了大約 55 萬美元進入流動性資金池,但萬萬沒有想到再次被 Marvin 抽走了資金。

為了拯救 Floki,社羣管理員再次向該專案投資 45 萬美元,據報道,其中一些人出售了幾乎所有的加密貨幣,以維持該專案的運營,最終約價值 30 萬美元的 Floki 和其它加密資產被新增到 Floki V2 的流動性池中,其餘的用於補償開發人員、支付審計費用等等。

目前,Floki Inu 由一支「擁有太空工程師和加密影響者組成的頂級團隊」在負責運營,沒人知道他們每個代號背後的真實身份。

經歷坎坷,但 FLOKI 好歹活了下來,從最近的一波流漲幅看,它至少在幣價上創造了新高,而如何走出 Meme 序列、脫離人們對它的 Meme 印象其實仍是問號。

延伸閱讀  Coinbase Ventures 三季度投資報告:共投資 49 筆,Web3 基礎設施佔比最大

FLOKI 對標的 DOGE,除了馬斯克設想的支付之外,沒有任何新的應用,且支付也僅僅是個設想,根本沒有進入實際生活的場景中。相較之下,同樣曾被視作投機品、「土狗」的 Shiba Inu 則在 DeFi 和 NFT 上圍繞 SHIB 形成了功能性的產品,最近還有造鏈的計劃,一系列動作展示了它脫離 Meme 概念的野心。


反觀 Floki Inu,儘管也在第三、四階段的發展規劃中列出了 DApp、遊戲、FlokiPlaces (NFT/ 商品市場)方向,但並沒有給出這些階段性路線實現的具體時間,它已經走完了專案重啟的第一階段,從當前其大肆打廣告的動作看,應該是進入到了階段二中「積極的營銷推廣」這一步。

脫離 Meme 概念板也好,與騙局專案作出區分也好,Floki Inu 光靠廣告、蹭名人名幣的營銷策略顯然不夠。市值已經說明了問題,距離落地產品規劃、產出應用的階段,Floki Inu 還相去甚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