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潤上榜物流企業被爆要破產,曾估值70億,紅杉、華平入股


曾經的物流創新企業、同城供應鏈配送平臺“雲鳥科技”正陷入“破產跑路”的風波中。

11月1日,有云鳥科技員工向南都記者提供了其公司群內流傳的一則署名為“北京雲鳥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告,其中提到,雲鳥科技“2020年以來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雖經多方努力、籌措資金,仍無法擺脫經營困境,目前現金流已枯竭”,“公司決定申請破產”,後續將推進債權債務處理。但截至發稿時,針對上述說法,該公司官方尚未對外給出正式迴應。


8月已傳出資金鍊斷裂,員工工資無法正常發放?

就在兩日前的10月30日晚間,北京雲鳥科技有限公司的官方微博釋出了一條狀態稱:“雲鳥CEO韓毅一句沒錢,就要破產清算”,坐實了此前的“破產”傳聞。據該微博下方自稱是來自雲鳥科技全國各地的員工和司機的留言,公司已幾個月沒發工資,千餘名員工、上萬名司機及過億押金運費未結算。但此後該微博被刪除,11月2日南都記者再搜尋發現該微博已被銷號。


公開資訊顯示,北京雲鳥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4年11月,圍繞城配市場分散、車貨資訊匹配等痛點,為B2B、O2O、連鎖商業、分銷商、品牌商、製造商、B2C、快遞快運等客戶提供區域及同城配送業務,貨主和司機可以在該平臺上通過競價招標匹配運輸需求。此前,雲鳥科技在北上廣深等50個一線二線城市開展業務,司機運力池最多時超過100萬名。

據云鳥官方資料介紹,梧桐和雷鳥是雲鳥科技旗下倆大核心板塊。其中,梧桐是以城市配送為場景,以服務司機為核心,基於車聯網技術和大資料處理平臺,聯合主機廠、銀行、保險、金融機構、車後維保、培訓機構等周邊的供應鏈。在個性化的撮合機制下,司機通過加盟平臺接單獲得收入,同時平臺撮合司機車輛和客戶的關係,為司機推薦更合適的使用者。雷鳥則是雲鳥科技為企業及C端客戶提供貨車租賃平臺。據公司員工介紹,司機加盟費、司機跑貨源的抽傭、租車的租金為平臺主要的盈利來源。

南都記者注意到,事實上在8~9月,就已有關於雲鳥科技資金鍊斷裂的訊息傳出,員工工資被拖欠、司機也無法退押金。今年7月剛入職雲鳥科技的員工張景(化名)對南都記者透露,“9月底本來該發8月份的底薪,但是他(韓毅)當時說公司資金緊張,需要過完國慶再發,但是過完國慶,一部分城市撤城了,工資發了一半,又說到十月底發。”“前幾天就突然被宣佈破產清算,員工是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直接裁員,將員工踢出組織架構。”

另有云鳥司機透露,此前和驛路星辰(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雲鳥科技關聯公司)簽署了服務合同,繳納4000元服務費後,平臺會給予其物流運輸資源,若司機不滿意,可於繳費次月申請退款,而到目前服務費尚未退回。據多位員工透露,遭遇類似情況的司機達到了幾千甚至上萬。公司還曾一度以分期協議的方式,給員工發工資、給司機退款作為折中方案。

10月11日,雲鳥科技曾釋出公告闢謠“跑路”:由於公司戰略調整,雲鳥對部分城市進行了業務優化,以整合資源更好地服務司機和客戶,並表示在業務調整城市均留有相應的業務人員,保證業務的正常開展;對於業務優化過程中涉及的員工和司機,已與各城市分公司代表進行協商,並給出了“優先給付”+“分期給付”方案。

延伸閱讀  OPPO徹底爆發,驍龍778G+五千電池+X軸線性馬達,到手價僅1499元

作為雲鳥科技的員工之一,汪平(化名)所在的分公司是當時所謂“戰略調整”後被保留的分公司之一。他告訴南都記者,彼時公司直接關閉了接近20個城市,沒有跟員工籤協議,國慶後辦公地人去樓空,於是全國各關城的分公司員工發起維權,保留了13個城市,“這些城市基本都有100~200人左右的員工,10月盈利接近80萬,是完全可以支付上月(9月)的工資的,結果沒想到,30號那天CEO突然說‘沒錢,一分都不發’。”“公司現在沒有正常運營了,所有的員工基本都是拖欠了2個月以上的工資,韓毅現在人都找不到。

根據工商資料,雲鳥科技CEO韓毅持股17%,是公司最大股東,同時他還是短視訊KOL交易平臺微播易的創始人及CEO。不過,11月1日,微播易釋出宣告稱,韓毅已不再參與公司經營管理,僅為公司諸多股東之一,公司與雲鳥科技均為完全獨立自主經營的法人主體,二者不存在任何業務關聯或者財務往來。

密集招人高速擴張,資金入不敷出

有云鳥科技員工認為,雲鳥科技的資金問題與前期高速擴張有關。從雲鳥科技的融資歷程看,公司曾於2015~2017年相繼獲得來自金沙江創投、經緯創投、紅杉中國、華平投資等多個明星投資方的融資,A~D輪累計金額超2億美元。其中的2015年,雲鳥科技在7個月內就兩度獲得融資。這一年,在共同股東紅杉資本的撮合下,雲鳥科技還和滿幫集團的前身之一的運滿滿達成合作,以打造最大的網際網路聯運網路。


但直到目前,雲鳥科技已4年沒有新的外部資金融入。截至2016年的資料顯示,其司機運力高峰時一度達到超過100萬名,但當下已減至1萬多。在2017年最後一次融資時,雲鳥科技曾對外聲稱,此輪融資將主要用於科技投入和開發,深入加強服務能力和品質,並將進一步發力城市拓展,預計2017年將開至30城市。

2019年,雲鳥科技曾以70億人民幣估值上榜胡潤創榜單。南都記者注意到,在2020年9月,雲鳥曾一度在不到10天內新開了16座城市。到目前,其城市數從50座左右已縮減至只剩下13座。

有云鳥科技員工透露,今年過完年後,公司依然在迅速擴張,基本每個月都有近千人新增,“7、8月在財務告知資金週轉緊張的情況下,還在瘋狂招募員工,到9月全國新增了1千多名員工。”而員工張景對南都記者提到,公司每個月有招募司機的指標,“需要簽約司機100多個,就差不多要招200個去面試,(指標)沒有完成過。”有知情人士認為,招募司機實則是為了通過收取更多司機押金填補公司入不敷出的資金缺口。

還有業內分析稱,雲鳥科技的資金問題,與此前和ofo小黃車的合作有關。官方資訊顯示,雲鳥科技與ofo小黃車此前在全國範圍開展合作,提供車輛排程運輸服務。但南都記者此前報道,伴隨彼時共享單車行業進入收縮期,ofo小黃車倒閉退場,因運輸合同糾紛等因素,ofo曾先後遭順豐、雲鳥、德邦等物流業務承接方尋求欠款,欠款數額可達千萬甚至過億。

根據第三方機構統計報告,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道路運輸市場,到2020年市場規模將達到6.2萬億元人民幣。運力結構散、資訊透明度低、配送成本高等城市物流配送痛點,催生了越來越多“網際網路+”車貨匹配平臺。今年6月,滿幫集團登陸美股,日日順、福佑卡車遞交了上市招股書,貨拉拉、快狗打車均多次傳出上市的資訊,滴滴貨運也在年初完成新一輪融資。

延伸閱讀  這個冬天有它不怕冷,幾素髮熱圍巾測評體驗

不過,就已披露的財務資料來看,福佑卡車、滿幫均處於逐年虧損狀態。有業內人士稱,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能否擁有廣泛的網路規模、穩定的運力、全鏈條的服務能力,以及充分的資金和技術支援,都將成為貨運城配平臺競爭的關鍵。

艾瑞諮詢研究分析稱,對於主要面向B端市場的雲鳥科技而言,其在貨運市場處於上游供應商和下游交付端的中間環節,不僅需要面對來自客戶和運力供應端的壓力,還要去面對來自跨領域物流巨頭進入市場所帶來的衝擊。B端的城配本質上類似傳統的流通物流,客戶的個性化要求高,服務非標,且多SKU、多環節操作,不同於快遞快運的簡單標準化運作,不同品類間的物流要求有專業化壁壘,很難應用某一種或幾種服務方案拿下市場,隨著需求演變和服務體驗升級,未來將朝著異質化競爭的市場發展。

採寫:南都記者 傅曉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