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對的人”在一起,應該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這9種感覺你都有嗎?)


策劃、撰文 / 馬斯特

編輯 / KY主創們

我的萬人迷朋友愛上了一個大她一旬的男人,準確來說,他們算是兩情相悅。

但由於男方是離異狀態且帶著孩子,所以他們的感情,受到了女方父母的強烈反對:“他要是沒結婚,甚至離婚但沒有孩子,年紀大一點也不是不可以。但現在這樣,絕對不行。”


作為朋友,我理解她在不得不考慮的現實情況、家人的不支援、和良好的戀愛體驗之間的糾結。不過不管再怎麼糾結,“ta究竟是不是對的人”這個問題,還是隻能她自己來判斷。

至於該如何判斷呢?今天我就借這篇文章,幫一幫這位朋友。


當我們說“對的人“的時候,第一反應會想到什麼呢?

真愛?靈魂伴侶?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許多人對愛情的解讀,受到童話故事和影視作品的影響,常常帶著強烈的、理想主義的浪漫色彩。

一項2010年的調查顯示,有88%的美國年輕人相信靈魂伴侶(soulmate)的說法,ta們認為,這個世界上有且只有一個人,在等待著與ta們命中註定的相愛(Samual, 2020)。

但事實上,有研究顯示,認為自己的伴侶是“靈魂伴侶”,並不利於關係長期穩定的發展(Samual, 2020)。

這是因為,當人們相信自己的伴侶是那個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命中註定的另一半時,ta們會預設對方與自己完美契合。而當ta們慢慢發現伴侶與自己理想中的那個人有差別,或者發生了一些摩擦時,ta們會傾向於認為“這個人與我天生不合適”,然後直接結束關係,而不是先嚐試著解決問題。

心理學界普遍認為,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所謂的“唯一的”“命中註定的”靈魂伴侶(Samual, 2020)。不論兩個人的性格三觀再怎麼契合,在長久的朝夕相處中一定會出現問題和摩擦,而如何處理情緒、如何解決問題,對一段關係而言同樣非常重要。

我們的擇偶標準也並不是為某一個人的量身定製,而是一個區間。也就是說,我們要找的不是“對的人”,而是“對的型別”。


我想許多人都有過“在錯誤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之類的經歷。即使雙方各方面都契合,也未必能夠走到最後。

我的一位朋友與我分享了她的故事:

我的初戀與我非常契合。他總是能get到我奇怪的笑點和哭點,有時我說出上一句他可以立刻接出下一句,我們簡直就像同一個人。但那時的我們都太不成熟,我會在他3個小時不回我訊息時直接拉黑關機,然後等對方來求我。而他最終失去了耐心,我們就這樣分手了。

但現在的我知道了,在關係中感到不安時,我應該主動與對方溝通,說出自己的需求,坦誠自己的不安,與對方一起解決問題。但他已經不在了。

一個人是會隨著時間成長和改變的。但如果要等一個人成長了之後,我們才能好好地跟ta在一起,那這個人算是“對的人”嗎?

以後的ta可能是的,但現在的ta不是。

更普遍的情況是,一個人想要結婚,而另一個人還沒準備好;一個人想要留在家鄉,而另一個人還想出國深造;一個人想盡早要孩子,而另一個人想要先拼一拼事業……好像我們得坐著時光機穿越到未來或過去的某個時間,才能與這個人長久穩定地相愛。

愛情當然是需要妥協和遷就的,心理學博士Dr. Seltzer (2018)說,但不論你是決定放棄這段關係,還是為它奮鬥,都不要衝動。因為衝動的為愛妥協很可能會讓你在未來後悔。

真愛有時候是值得等待的,但你也可以選擇不等,或者不讓ta等了。


1)你對ta會有性慾

就是你想主動撲倒ta(無性戀除外)。

Pamela Regan (1998)研究發現,當人們對伴侶有強烈性慾時,ta們對愛情的判斷也更加愛戀、忠誠、幸福和滿意。我們也希望伴侶對我們有性慾,並能夠讓我們感受到ta的慾望(Regan, 2010)。

2)你會有更深的自我覺察

Shaver & Mikulincer(2007)指出,一個人對自我的認知,很大程度上受到其生命中重要人際的影響,而親密關係則處於核心地位。和“對的人”在一起,你會感到對自己有了更深的瞭解,開始逐漸完善對自我的認知。

反過來,一個對自我認知更加積極、穩定的人,也就是自尊水平較高的人,也更容易去發展一段平等、健康的親密關係。

3)你會更願意自我提升

一項研究表明,伴侶展現出對自我改進努力(self-improvement effort)的支援,對另一個人的個人成長有著巨大影響(Overall et al., 2010)。

一個“對的人”,在你提出想要自我提升的意願時,會表示支援,這種支援會對你有積極的影響,從而使你更好地提升自我。同時這也預示著更高的關係質量。

4)你會感到更少的壓力

一個好的伴侶的存在,可以對我們起到“壓力緩衝”的效果。美國心理學家Robert Levenson 和John Gottman早在1986年就探究了夫妻之間情緒與壓力的問題。實驗發現,那些與對方在一起時心率更低、壓力水平更低的夫妻更能長久地在一起。因為他們在面對對方的情緒時,更能夠更多的迴應對方,並給出更多的積極的、有建設性的迴應,

而另一方面,人們與伴侶的聯結是一種有效的社會支援,而社會支援可以有效地幫助我們抵禦壓力。

5)你會對自己和未來充滿希望

正是因為一個“對的人”能夠給我們有效的迴應和社會支援,和ta們在一起,我們對自己和未來生活都會更有信心。

而研究發現,那些沒有感受到支援的伴侶會變得更敏感,容易過度反應(比如對負面事件更容易發怒),由此,ta們對世界的認知也會越來越負面沮喪(Randall,2015)。畢竟擁有好的愛情的世界,不應該是灰色的。


6)你會在對方面前感到脆弱

是的,愛情有時候就是會讓人軟弱。

美國治療師、研究員Brené Brown(2010)認為,脆弱是人的核心能力之一。她認為,想要與人建立深層次的聯絡,就必須克服羞愧感和焦慮感,敢於在對方面前展現更真實的自己,包括脆弱和不足。

同樣的,如果對方能夠在你感覺脆弱時展現出良好的共情,你們的感情也會更幸福(Brown, 2010)。所以,一個“對的人”必定是一個能夠讓你安心地向ta暴露自己的脆弱的愛人。

7)你會有安全感和親密感

Randall(2015)指出,不安全依戀會降低人們發現問題的敏感性和處理事件的客觀性,以焦慮、迴避的方式去應對人和事。相反,安全依戀會讓人們感覺自己是被接納和支援的,可以有效促進情緒穩定。

如果和ta在一起的時候感到強烈的不安,或許你需要重新審視一下這段關係了。

8)一定程度的不舒服

當我們在一段關係中時,“自我”的概念被削弱,“我們”成為更重要的目標。一個好的愛人,會願意為了這段關係而在一定程度上犧牲自己的利益的。

在關係中,犧牲意願與承諾水平和對關係的投資水平有關(Van Lange et al., 1997)。也就是說,一個人在關係中的犧牲,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瞭ta願意在這段關係中投入更多,並給出承諾。

愛使我們更願意為對方犧牲,它並不有趣,但很重要(DiDonato, 2021)。

9)你的直覺會告訴你答案

人們對於關係經過思考的判斷,可能還不如ta們對關係的直覺來的準確。

James McNulty等人 (2013) 發表在Science雜誌上的研究發現,夫婦對於婚姻的評估不僅和ta們潛意識中對於婚姻的態度沒有關聯,與這段關係的滿意度也並不相關,反倒是這些夫婦潛意識中的態度和婚姻滿意度顯著地正相關。

另一個與直覺相關的研究是關於結婚前的“臨場退縮(cold feet)”行為。研究發現,在結婚前產生了“臨場退縮”但仍然步入婚姻的女性,離婚率大約是沒有婚前疑慮女性的2.5倍,即便她們繼續保持婚姻,對婚姻的滿意度也較低(Justin et al., 2012)。

有時候,你的潛意識察覺到的危險訊號,可能比你理性思考得出的結論更加準確。如果你的直覺告訴你“不要”,那不妨等一等。

M. Scott Peck 在The Road Less Traveled一書中說,“愛是一個決定”。我們總把愛情看作是彩票頭獎,但或許愛情更像是一場創業,需要雙方前期的大量準備和持續不斷地用心經營。浪漫不僅僅是一場命中註定的相遇,也是在一段感情中犧牲付出、與另一個人共患難、一起創造幸福的覺悟和努力。在相處一段時間之後, 能夠帶給我們“對的感覺”的原因,恰恰是這個人為這段關係的付出和用心,對愛情中的雙方而言都是。

你和ta,都準備好了嗎?

以上。

References:

DiDonato, T. (2021, February 5). Is It Love or Sexual Attraction? Retrieved November1,2021,from Psychology Today website: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meet-catch-and-keep/202102/is-it-love-or-sexual-attraction

延伸閱讀  母親花70萬給女兒買房當嫁妝,誰料女婿不娶了,得知原因全家無語

Gottman, J. M. (1994). What predicts divorc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rital processes and marital outcomes.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Inc.

Lavner, J. A., Karney, B. R., & Bradbury, T. N. (2012). Do cold feet warn of trouble ahead? Premarital uncertainty and four-year marital outcomes.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6(6), 1012.

Lawrence R. Samuel. (2020, January 15). Is There Such a Thing as a Soul Mate? Psychology Today.

McNulty, J. K., Olson, M. A., Meltzer, A. L., & Shaffer, M. J. (2013). Though they may be unaware, newlyweds implicitly know whether their marriage will be satisfying. Science, 342(6162), 1119-1120.

Overall, N. C., Fletcher, G. J. O., & Simpson, J. A. (2010). Helping Each Other Grow: Romantic Partner Support, Self-Improvement, and Relationship Qual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6(11), 1496–1513.

延伸閱讀  女人為什麼會喜歡別人家的丈夫?歸根結底都逃不過這三大原因

Regan, P. C. (1998). Of lust and love: Beliefs about the role of sexual desire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5(2), 139–157.

Regan, P. C. (2004). Sex and the Attraction Process: Lessons from Science (and Shakespeare) on Lust, Love, Chastity, and Fidelity. In J. H. Harvey, A. Wenzel, & S. Sprecher (Eds.), The handbook of sexuality in close relationships (pp. 115–133).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Publishers.

Schoebi, D., & Randall, A. K. (2015). Emotional Dynamics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Emotion Review, 7(4), 342–348.

延伸閱讀  小人無錯,君子常過——自省有力量

Seltzer, L. F. (2018, November 14). Wrong Person, Right Time vs. Right Person, Wrong Time. Psychology Today.

Shaver, P. R., & Mikulincer, M. (2007). Adult Attachment Strategies and the Regulation of Emotion. In J. J. Gross (Ed.), Handbook of emotion regulation (pp. 446–465). The Guilford Press.

TEDx Talks. (2010, Oct. 07).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 Brené Brown | TEDxHousto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4Qm9cGRub0

Van Lange, P. A. M., De Bruin, E. M. N., Otten, W., & Joireman, J. A. (1997). Development of prosocial, individualistic, and competitive orientations: Theory and preliminary evide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3(4), 733–746.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