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精神科醫生:你們雞出來的娃,最後都送我這了(組圖)


30.4%北大新生厭惡學習只因得了“空心病”?

我在高校工作,是一個精神科醫生,也是學校心理諮詢師,臨床心理學博士。我在高校除了為學生提供諮詢服務之外,非常重要的工作是自殺預防和危機干預。所以我接下來的話題可能有一點沉重。

這是我曾遇到過的一個個案。非常優秀的學生,以他的智力、性格、為人處事的情商,完全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科學家、優秀的學者。但是我們和他父母,和他所有的老師一起努力了四年,最終還是沒有能夠讓他真正好轉起來。

這樣的個案,我在過去三四年中經歷了很多,而且越來越多,讓我想到一個詞,叫做“空心病”。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





“空心病”是什麼意思呢?我徵得一些典型個案來訪者的同意,把他們寫給我、說給我的一些話,念給大家聽:

我感覺自己在一個四分五裂的小島上,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要得到什麼樣的東西,時不時感覺到恐懼。 19年來,我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也從來沒有活過。

一位高考狀元在一次嘗試自殺未遂後這樣說到。

“學習好工作好是基本的要求,如果學習好,工作不夠好,我就活不下去。但也不是說因為學習好,工作好了我就開心了,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活著,我總是對自己不滿足,總是想各方面做得更好,但是這樣的人生似乎沒有頭。”

這是又一個同學的描述。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

“我的世界是一個充滿迷霧的草坪,草坪上有井,但不知道在何處,所以有可能走著路就不小心掉進去了,在漆黑的井底我摔斷了腿拼命地喊,我覺得我完全沒有自我。這一切好難。”

他們共同的特點,就像他們告訴我的:

我不知道我是誰,我不知道我到哪兒去了,我的自我在哪裡,我覺得我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界,我過去19年、20多年的日子都好像是為別人在活著,我不知道自己是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不只是學生空心了

今年7月,我和太太、女兒在毛里求斯度假,大約是北京時間14時,我的一位高校的學生給我發來一條微信,內容是:我現在手裡有一瓶神奇的藥水,不知道滋味如何。

他是一個有自殺傾向的學生,所以我趕緊回复。我問他這是什麼水,他告訴我是氰化鉀,十秒鐘致命。

這是我開展過的最長距離的危機干預,當然這個孩子救回來了,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學生。

今年5月,有一天我正在上晚課,一個校外的心理諮詢師打來電話,說有個來訪者是學生,現在好像在宿舍服毒自殺。我問清事情原委,啟動危機干預程序,在宿舍裡找到這個同學,把他送到醫院搶救回來。

我認識他已經4年了,入校時他非常優秀。進了北大後第一個學期的成績是學院第一名,但是就在那個學期,甚至在那個學期之前,他就有嘗試自殺的經歷。

點擊圖片看原樣大小圖片